热门搜索:

这东西放在你身上肯定要比跟我这个老家伙入土价值大多了

时间:2019-01-01 10:0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毕竟昙渊大师已经是快要死的人了,大光明寺若是再逼迫他将传给楚休的功法收回去,那就有些太过分了点。
 
    所以明棋也只得捏着鼻子道:“宗玄,别打了,收手吧。”
 
    不过这一次宗玄却是并没有立刻就听明棋的吩咐收手,而是双目之中佛光大盛,直到半晌之后,他这才收手退了回去。
 
    后方的方七少摸了摸下巴,楚休踏入天人合一境之后这战斗力倒是当真不弱啊,竟然能将宗玄都逼到认真的境界。
 
    不过很明显,这一局其实还是楚休输了。
 
    宗玄收手之后,楚休周身的大日光辉也是随之消散,不过他的面色却已经是苍白一片了。
 
    换日大法的威能暂时还不是楚休能够随意施展的,一旦掌控不好换日大法的威能,那只能是伤人伤己的局面。
 
    而再反观宗玄那边,他才只是刚刚开始认真,昙渊大师若是不出面,最后输的人,依旧还是楚休。
 
    明棋面色有些难看的冲着昙渊大师拱拱手道:“昙渊大师,您是我佛宗一脉的公认的圣僧,您想要把功法传给谁,这点自然是我们管不着的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楚休凶名在外,来日里他若是用您教给他的功法做出了什么恶事,这因果可要算在您的头上,会败坏您日后的名声的,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您好。”
 
    昙渊大师笑了笑道:“大光明寺的好意老僧心领了,不过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因果这东西如此复杂,又岂能是你我现在便能够看得穿的?
 
    至于名声,那所谓圣僧的名号也是诸位抬爱,硬加上来的,坏了也就坏了,到了那个时候,恐怕老僧自己都成骨头渣子了,还用在乎什么名声吗?”
 
    听到昙渊大师这么一说,明棋只得阴沉着一脸张脸,勉强的拱手告辞,转身便走。
 
    看到明棋这般姿态,楚休不禁挑了挑眉毛。
 
    这大光明寺也还当真是霸道习惯了,竟然派了这么一个人过来,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 
    昙渊大师虽然只是孤身一人,但他毕竟有着圣僧的名头在,甚至不光是佛门,乃是整个武林公认的圣僧。
 
    大光明寺对其他人霸道可以,但对昙渊大师这么一个名声极大的将死之人如此霸道,根本就是在坏自己的名声。
 
    这明棋出身大光明寺因果禅堂,别说是在江湖上,就连在大光明寺内,因果禅堂的地位都很高。
 
    甚至可以说在大光明寺内,因果禅堂的战斗力虽然不是最强的,但他们的地位却是超然的。
 
    大光明寺若是单派一个明棋来还好说,结果还派了一个死硬到底,让动手就动手,根本就不会变通的宗玄来,最后事情闹到了这种程度,也就不稀奇了。
 
    等到宗玄和明棋走后,昙渊大师走向龙天英等人,叹息道:“龙会长,连累你们了。”
 
    龙天英连忙摇摇头道:“大师别这么说,都是小事,别说我们都只是受了一些轻伤,哪怕就算是拼死拦下大光明寺的人,那也是值得的。”
 
    昙渊大师摇头道:“老僧我已经油尽灯枯,但龙会长你却是还年轻,可莫要说什么死不死的话。
 
    眼下我的心愿已了,准备回老家落叶归根,龙会长你也请回吧。”
 
    龙天英闻言连忙摇摇头道:“昔日大师之恩某是不会忘记的,鲸天会的发展已经走入了正规,我一段时间不在也不妨事的,还忘大师能够让我送你最后一程。”
 
    听到龙天英这么说,昙渊大师也没有阻止,他只是回头看向楚休道:“楚小友,我久不来中原,可否麻烦你将我送回到老家去?”
 
    楚休点点头道:“应该的。”
 
    虽然功法是骗来的,但昙渊大师也毕竟是他的传功之人,这点要求,楚休自然不会拒绝。
 
    就在昙渊大师准备离开时,他忽然看到了一旁拎着酒壶,也准备离开的方七少。
 
    “这位小友且慢行,敢问小友可是剑王城出身?”昙渊大师忽然问道。
 
    方七少颇有些郁闷道:“是啊,大师有何吩咐?”
 
    方才他可是在人群中代表着剑王城给这位昙渊大师送过礼的,不过现在一看,显然这位昙渊大师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,或许他从一开始,就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过。
 
    想他堂堂剑首方七少竟然也有被人忽视的一天,这感觉可不是那么的好。
 
    昙渊大师好似看出了方七少的想法,他笑了笑道:“这位小友莫怪,之前上岸的时候老僧一直都心系着传承自己这一身的武功,因为时日无多了,所以有些焦急,并没有顾得上其他。”
 
    听到昙渊大师这么一说,方七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摆了摆手道:“我可没有怪罪大师你的意思。”
 
    昙渊大师笑了笑,从怀中拿出了一枚玉简交给了方七少道:“这是我意外得到的一门剑道秘典,乃是数千年前东海一个剑道大宗门所留下的习剑手记,其中只有一些零散的剑技,但却没有完整的剑法,不过这其中更多的却是那个剑道大宗门众多强者所留下的感悟,我相信这东西对于你来说,是很有用的。”
 
    方七少接过玉简,一脸的诧异之色。
 
    这东西对于他来说何止是很有用,简直就是至宝。
 
    对于出身剑王城的方七少来说,其实剑法他并不缺,而他的因果剑道也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剑法。
 
    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像是这种上古强者所留下的习剑心得等东西才是最为珍贵的,看完这东西,绝对会给他整个剑道都带来另一层领悟的。
 
    方七少有些迟疑道:“大师,你为何给我这东西?”
 
    昙渊大师洒脱一笑道:“这些年来我在东海得到的好东西也不少,能给人的,也都已经给了,现在我即将圆寂归墟,这些东西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我自己留着也是无用。
 
    小友你是剑王城出身,这东西放在你身上,肯定要比跟我这个老家伙入土,价值大多了。”
 
    像其他武者把自己一身武道传承看的无比重要,甚至就算是死了,也要完整的带到地下去相比,昙渊大师对于武道的看法可就豁达多了,甚至将其完全视作为外物。
 
    方七少诧异道:“大师您难道就不怕我拿到这东西后做出什么恶事来,最后损坏你的名生吗?”
 
    说着,方七少还撇了楚休一眼,他可不认为楚休是什么善茬,方才那明棋说的,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 
    昙渊大师摇摇头道:“之前我便说过了,善恶之事不能光看表面,一个人想要做恶事,哪怕他一丁点的实力都没有,光靠一张嘴都能够屠戮千万人。
 
    同样有些人看似杀的人多,但他能救的人却是更多,所以老僧不如赌一赌,就赌小友你不会让老僧失望,这习剑手记放在五大剑派的传人身上,肯定要比跟着老僧入土更划算。”
 
    江湖上这么多强者,但心性能够做到像昙渊大师这般豁达的可当真没有几个。
 
    这也就是昙渊大师是真的没有时间了,如若不然的话,他肯定会将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找合适的人交出去的。
 
    方七少此时也是难得严肃一次,将长剑放回到背上,冲着昙渊大师一礼道:“多谢大师。”
 
    顿了顿,方七少又道:“授业之恩不敢忘,我也同去送大师最后一程。”
 
    昙渊大师也没有阻止,他只是点点头道:“也好,人多热闹,想不到老僧临死之时,竟然还有这么多人相送。”
 
    昙渊大师的家乡便在东齐长阳郡的松平府,处在东齐腹地,距离东海郡足有十多天的路程。
 
    而且眼下昙渊大师的身体却是已经即将腐朽,别说十多天,就算是十多个时辰恐怕都撑不住了。
 
    但或许是昙渊大师想要再看一眼自己家乡的执念还在,昙渊大师竟然硬生生又撑了十多天的时间,终于来到了松平府外一座已经破败的寺庙,悬济寺当中。
 
    悬济寺只是一个小寺庙,就算是昔日昙渊大师在时,悬济寺也只有十几个和尚而已,而现在却是已经是僧去庙空,连一个人都没有了,要么就是被灭,要么就是寺庙后继无人,彻底凋零了,不过看寺庙保存完好的模样,应该是后者。
 
    摸着悬济寺内那已经满是灰尘的佛像,昙渊大师发出了一声长叹。
 
    中年东渡,临的蒲团之上,昙渊大师闭上了双目,刹那之间,七色佛光笼罩在昙渊大师的身上,一股磅礴的力量绽放而出,飘散到天地之间,好像昙渊大师真的立地成佛了一般。
 
    但这时龙天英却是眼眶通红,方七少跟楚休也是默然无语,这不是成佛,而是归墟。
 
    武者生于天地之间,炼化天地元气于自身,现在圆寂归墟,这力量,自然也要返还给天地。
 
    东齐永和六十九年,圣僧昙渊圆寂于松平府悬济寺内,生于斯,终于斯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百九十六章 为何而活?
 
    昙渊大师圆寂归墟之后,是楚休等人安葬的昙渊大师。
 
    一般对于大光明寺的武者来说,他们在圆寂之后都习惯留下舍利子,不光是用来被后代供奉,更是想要将自身的力量都融入舍利子当中,为后世的弟子尽最后一丝力量。
 
    昙渊没有弟子,楚休跟方七少虽然都拿了昙渊大师的功法,但也只算是授业,而不是传道,所以昙渊大师也没留下舍利子什么的,而是直接将这一身的力量都直接散尽,归墟到了天地之间。
 
    龙天英悲痛的完成了安葬之后,他对楚休跟方七少拱拱手道:“方少侠、楚公子,送大师回家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,接下来我便要回东海了,二位告辞。”
 
    楚休点点头道:“龙会长慢走,以后若是有需要用到我楚休的地方,大可尽管开口,能帮上的,我绝对不会推辞的。”
 
    龙天英这个人很重情义,这点楚休看得出来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